快捷搜索:

每8位老人就有1位得了苏大强的病,头条寻人为他们做了这件事

  母亲夏奶奶在四年前被确诊为“阿尔茨海默病”,作为最小的儿子王先生至今记得,母亲最早出现症状的反常举动是,“她总是在说,儿媳妇偷了她的东西”,健忘、多疑是阿尔茨海默病的典型症状。

  每年的9月21日是阿尔茨海默病日,在2018年,阿尔茨海默病日的主题是:every three seconds,意思是,全球每三秒就有一个新增确诊病例,而在这个的背后,更加意味着,每三秒钟,一个家庭可能陷入新的危机,而一个人,终将失去作为“人”的最后的尊严。

  夏奶奶在确诊之后,王先生和家人带着她做了全面的身体检查,医生说,老人的身体状况良好,但是,目前并没有有效的药物来治疗夏奶奶的阿尔茨海默病。

  无药可医,只能慢慢忍受阿尔茨海默病给老人带来的痛苦,不仅是夏奶奶所要面对的情况,也是所有阿尔茨海默病患者所要面临的问题。尽管阿尔茨海默病的已经被研究了一百多年,但是,据美国药品研究与制造商协会(PhRMA)2018年发布的报告:尽管已付出了巨大的科学努力,截至报告发布时仅有6种阿尔茨海默病(AD)药物获美国FDA批准上市,但所有这些药物没有一种能够阻止或者延缓此病情的进展。

  医生也不建议夏奶奶服用药物,夏奶奶今年已经76岁,身体机能还不错,医生担心服用药物会给夏奶奶的身体造成其他的伤害,比如肌肉无力,从而导致其他的意外发生。

  在王先生看来,无药可医的困境还在于,夏奶奶病情的状况是他所不能预期的。

  从开始时,一直指责儿媳偷她的东西,慢慢的,夏奶奶的情绪喜怒无常,一点小事就会让夏奶奶暴跳如雷,而在王先生关于母亲的记忆里,夏奶奶一直是一个脾气温和的女人。

  王先生回忆说,家在安徽的他们兄弟姐妹5人,父母靠着种田把几个孩子拉扯大。好不容易孩子都长大成人,父亲在60多岁的时候半身不遂,母亲一直照顾父亲,照顾了十几年,没有一天休息,也没有一句怨言。

  在王先生的印象里,母亲有少有暴躁的情绪,好像生活的一切磨难在夏奶奶那里都可以慢慢度过。阿尔茨海默病却轻而易举地改变了夏奶奶这一辈子固守的品行。

  走失

  在夏奶奶确诊阿尔茨海默病的第二年,王先生辞去了工作,专门在家照顾母亲。

  因为他发现,虽然夏奶奶还具备饮食、睡眠、洗漱、穿衣等这种最基本的自理能力,身体也还算好,但是,在其他方面,母亲的生活已经完全无法离开他人的照顾了。夏奶奶慢慢开始不再认得儿女,出门之后也找不到路,不认识钱,也不会花钱;与此同时,夏奶奶开始喜欢偷偷地跑出门,嘴里说着要去看看老邻居,或者去其他的子女家。而实际上,每次她一个人偷跑出去,王先生和家人都要去当地的派出所,反反复复地查找各个路口的监控,最后才能在老人到达某一个路口之前,把老人找回来。

  为了防止老人偷偷跑出去,即使在家中有人的情况下,王先生家的门永远是反锁的。就算如此,还是有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。

  几个月前的一天早上,叫母亲出来吃饭的王先生发现母亲不见了。他的第一反应是母亲又偷偷地跑了出去,他像之前一样,叫上家里人到派出所去看监控,盯了所有附近路口的摄像头,完全没有夏奶奶的身影。

  王先生急了,发动了所有的家人去小区附近寻找,找了两个小时,包括她之前可能去过的地方,但是还是没有找到。

  王先生在外面转了许久,回到家里,他觉得老人不太可能出去,因为家里的门在之前还是反锁的,看摄像头和出去找也没有踪影。但是,王先生的家是18楼,一个76岁的老人会去哪里呢?

  无奈之下,王先生把家里翻了个底朝天,连箱子都打开重新找了一遍,还是没有。一个念头在他脑海中略过,不会从窗户掉了下去吧?忐忑中,王先生从自家的窗户一一望下,让他心惊的场景没有出现,但是母亲,还是没有踪影。

  最后,他想到还有一个地方,就是在家里的客厅和阳台之间有一个大概只有半平米的空间,那里还有一个窗户,是让住户安装空调时用的。

  顺着那个窗户往下望去,他发现,母亲正站在16楼的夹缝里,“那一刻的紧张,我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词来形容,真是心惊胆战。”时间过去了好几个月,回忆当时场景的王先生仍是心有余悸。

  后来,在小区物业的帮忙下,夏奶奶从狭小的空间里被救了出来,而被阿尔茨海默病侵蚀的夏奶奶已经不知道害怕了,面对王先生和家人的询问,她笑嘻嘻地说,“也没有多高啊。”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