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趁着记者节 娱记给你讲讲张艺兴等艺人真实的一面

林宥嘉夸赞可爱的包包。

林宥嘉夸赞可爱的包包。

吴青峰十年前后。

吴青峰十年前后。

吴宇森导演在签名。

吴宇森导演在签名。

 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记者节,好不容易过次节,就让我们的记者们放肆一次,在这个寒冬,和大家分享一些关于艺人的超级暖心的故事。

  1。

  在2016年《今日营业中》宣传期间,在与林宥嘉做过一次专访之后,我就认定他果然如传闻一样是个敏感又贴心又幽默的男子。毕竟,第一次打照面时,他就指着我的帆布包感慨:“包包好可爱!”,又开脑洞大聊特聊以后要找个“分身”陪伴自己、之后过几天群访时见到熟面孔例如我时会主动点头微笑、又CUE自己要给在场所有人讲冷笑话……这种清奇的男子并不多。

  但最让我感动的一次,是在2017年初新京报新栏目开栏时,第一期的对谈对象之一就是他。当时恰逢林同学要连续赶往不同的城市做专辑签售,但他依然在第一时间给出了问题和答案。当时林宥嘉的工作人员告诉我,赶场的夜晚,他只有短短几个小时可以休息,但是他依然用了大部分时间来努力思考提出有趣的问题,并表示非常期待对方的回答,报道刊出后一定要看。当边走在寒风中边听到这件事时,整个人都暖洋洋了起来。

  2。

  虽然并非所有的艺人都会“耍大牌”,但记者也习惯了某些采访对象在众星捧月的生活之中,无意识下摆出的高高在上姿态。不过,在这之中也有一些例外,其中印象深刻的是年初在北京郊外的酒店采访张艺兴,当时我和他聊了很多,关于音乐,关于影视,关于综艺,还有他个人的理想。所有的采访结束后,作为一位人气极高的艺人,他坚持在采访结束后亲自出门,把记者和摄影老师送到电梯口。最后双方笑着挥手再见的场景,一直印象深刻。虽然并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件,但这大概就是,细节见人品吧。

  3。

  大概在十多年前,苏打绿来北京做唱片宣传的时候,我曾经采访过乐队成员包括吴青峰。当时他们的歌刚刚被大家熟悉,乐队也正在走红,我们进行了一场愉快的对谈,并且拍了合影留念。

  今年《明日之子》的决赛之后,我又一次做了吴青峰和冠军蔡维泽的采访,十年不见,吴青峰在我眼中有了不少变化,变得更轻松柔软了,当我跟他说出自己感受到的这个变化时,吴青峰突然大声对我说,“十年前那个记者是你吗?真的是你吗?我来了看到你就觉得像,但是觉得太冒昧了没敢认。”我很惊讶,“你怎么记忆力这么好,十年前一次采访都能记得住。”

  吴青峰转身对身边的蔡维泽说,“你知道新京报吗?当年她(指我)采访我们的问题好厉害,所以我一直记得那次采访。”现场工作人员也感叹我俩的“十年之交”,在又一次合影之后,吴青峰对我说,“你要一直留在新京报啊,这样再过十年我们还能再做一次采访。”

  十年中,吴青峰、我、新京报都发生了不少变化,我们一路失去,一路成长,偶然相遇后分开,然后期待下一次重逢。

  4。

  吴宇森导演周围的人喜欢叫他吴爸,我也这么叫他。吴爸为人低调,办事认真,没有一点国际级导演的架子。曾经,我要做他的采访,那次我们聊得很深入,两个小时几乎停不下来,当我带着满满的物料走出工作室,我的手机突然白屏关机。当我再次开机的时候,所有物料都清空了,录音也已丢失。那一瞬间,我的脑中一片空白,眼泪就开始流。在我完全手足无措的时候,只能颤抖着拿着采访提纲开始回忆吴爸说了些什么,再一句句把回忆起来的内容复述一遍录下来。可在情急和极度焦虑之下我根本记不起细节,当时真的恨死自己,在一个国际级的导演面前犯这种低级错误,结果哭得愈发伤心。

  没有办法的我,只能坐在工作室门口,边哭边等着吴爸下楼来问他还有没有办法补救,我知道那天晚上他们约了和圈内其他人的饭局,肯定没有时间,当时真的快要心死了。后来他的助理出来,看到我面色惨白。当我把事情经过告诉她后,她也懵了说没遇到过这种情况。后来她把这个事情告诉了吴爸,下来告诉我“你别着急,导演答应了再给你补一次采访”。那一刻我的心情如同获救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